莫莲衣

瞎jb写,道友随便看看,开心就好辣(づ ̄3 ̄)づ╭❤~

【晓薛】 最是人间留不住 (二) 星辰

【晓薛】 最是人间留不住   (二) 星辰

剧情原因ooc预警
长篇BE   cp晓薛only
宫廷设定,王爷晓星尘,私设众多
大概年下养成,有糖有车
小学生文笔求不嫌
前文请戳主页
作者没什么水平,更新缓慢,一时灵感上来的产物,感谢观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卷一  • 人生若只如初见】

(二)星辰


倘若那时无我,被无意经过,已经承受这般温柔。将真心再索求,便不会寂寞,越发显得落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《倘若无我》










四目相接,湿咸的液体瞬间模糊了薛洋的视线,他双手死死地抓着那人的衣袖,透过模糊的光影,颤声道:



“晓..............星...尘....?!”



那一刻清风骤起,时间定格在他清澈明亮的一双眼,天地又一个轮回,让他们再次相遇,仿佛又揭开了一场序幕,彼此命魂再度相连,翻开崭新的一页。

有人相继归来,千年在此等候,越过光阴前缘,只求今日再见。



眼眶中泪水不受控制地疯狂上涌,他一直以为时间已经够久了,久到他以为能够忘记了。

而当千年的思念在此刻迸发,将他炸得片甲不留,他才蓦然发觉,曾被烙在心口的名字,早就无法忘却。

薛洋张了张嘴,似是想同他问声好,可喉咙苦涩,话到嘴边却被硬生生咽了下去。


心声灼烫,怎敢言说?






那人也不恼被一个稚子直呼了姓名,只叹了一口气,把形状好看的嘴角轻轻一抿,有些无奈不解道:“............为何我穿成这样,还是被认出来了呢.......”
随即俯身下来看他,给予一个温柔的笑容:“你想要多少钱呀,我都有。”

如此温柔,如此善良。这样好的性格,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丢掉。清风明月,照彻永夜。即使千年的红尘万丈中来去百回,也依旧风姿绰绝。

至此倥偬千年,他仍旧是清风明月,贵为当朝王爷。
而薛洋,卑微如蝼蚁,市井街头度日。

薛洋深深地埋下头,看不清神情,急忙撤回脏兮兮的手,可不停揪着自己破旧衣衫的动作却出卖了他,他低声道:“草民跪谢王爷大恩大德,王爷随意赏几个就是了。”

比他高出一半的晓星尘蹲下来,伸手轻轻摸了摸他头顶,笑着说:“什么草民什么跪谢,把头抬起来,小孩子哪来这些规矩。喏,这些都给你,拿去多吃点肉快点长大,再做身暖和点的衣服,别冻坏了。”

头顶的手掌温柔拂过,温暖的关怀围绕在耳边。这些,薛洋好像只在梦里拥有过,如今真实地兀地出现在眼前,让他有片刻的失神。
千百年时光的流逝,磨去了他的棱角,磨灭了他的念想,他从来都是个自相矛盾的人,一边欣喜着与他重逢,一边又害怕着。



他不是晓星尘,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,是你这种渣滓,永远也触碰不到的月光。
薛洋,你还在妄想什么呢
奢望这一世吗?






见他不愿抬起来,晓星尘也不勉强,只抓过他幼小的手,放了一个满满当当的锦绣钱袋在里面,温声道:“好好拿着。”


闹市街头,一位王爷屈尊降贵地蹲在一个小孩子面前。街道人影绰绰,行人匆匆,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。

薛洋拿着钱袋,眼睫颤动,幼小瘦弱的身体也颤抖着,却退后两步,缓慢弯曲双膝,跪了下来。

他依然深深地埋着头,双手伏地,对晓星尘沉重地磕了一个头,像是在虔诚忏悔着什么。

然后很轻很轻地说:“草民薛洋跪谢王爷,王爷大恩大德,感激不尽,您会长命百岁,永乐无悲。”


他一把嗓子童音清脆,将每一个字都咬的很清晰,仿佛是在许下某个重要的誓言。






我虔诚祈求上苍,愿双手再染前尘罪孽,换他今生长命百岁,永乐无悲。






晓星尘叹了口气,把薛洋扶起来。

“你叫薛洋?”

这个分明是个从未听过的陌生名字,却好像轻轻牵动了内心的某一角,令晓星尘有些恍惚。

“.........汪洋大海....可令星辰也为之照耀。
好名字。你爹娘取的吗?”

薛洋垂眸:“.......我没有爹娘,自己取的。”

闻言,晓星尘有些意外,随即带有些歉意的莞尔一笑,柔声道:“那你可真厉害呀。”


薛洋不用看也知道,晓星尘一定在笑。
也知道他笑起来温柔好看,仿佛人间四月天,令冰雪也消融。
只是这笑容,他已有千年不曾见过了。


他不自知地攥紧了手中钱袋,喉咙苦涩。





又一次。

他又一次来到我眼前,给予我又一次希望与曙光。

我自囚黑暗樊笼,你予我明月清风。







薛洋慢慢抬起头来,与晓星尘对视。

晓星尘看进那深不见底的黑色,心中微动,浮上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
从他看到薛洋的第一眼,就竟觉无比熟悉。

说不上来哪里熟悉,可脑海中瞬间闪过的一些记不清的片段,仿佛上一世与他的记忆,冥冥中提醒着他,与这个孩子之间的牵绊。

他忽然就有种冲动,一句“你要不要跟我走”差点就要脱口而出,当意识回笼,急忙咬住舌尖。

虽然王府里完全不差一份小孩子的伙食和住宿,可...........

可此番好不容易得他应允出了次门,若还无故带个孩子回去,子琛又该恼我了。

晓星尘沉思了一番,该寻个什么由头搪塞。

沉思片刻,他笑着摇摇头。



罢了,对着子琛,如何也混不过的。
况且子琛心善,不过恼我一两句,倒也无妨。




晓星尘站起身来,拂了拂衣上尘土。

直至多年以后,薛洋仍清楚的记得这天,他看见有金辉闪烁,照进晓星尘的眼睛,点亮万千星辰,星辰披着霞光,朝自己一伸手,像给出一生的诺言。




“你......要不要跟我走?”





泪珠沾湿了睫毛,薛洋把手轻轻放进他掌心, 珍重而坚定,握住他千年的梦想。



“好。”



晓星尘牵起他小小的手,背着炫目的阳光,一大一小的身影渐行渐远。
晓星尘侧过头看他,心有灵犀一般,薛洋也抬头看他。两道视线跨越了千年再次相融纠缠,在彼此的眼瞳中种下这一世的朝阳。

恍惚耳边一声轻笑,隔世的洪钟敲响,久远的记忆与现实重合,身旁那人一如从前,仿佛从未离开,从未改变。


“阿洋,回家了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咋觉着风格这么像古言呢........我果然好废(躺平)
有点短23333
王爷要开始养孩子辣嘻嘻!

评论(17)

热度(49)